宋欢挥心悦瑶妹

喜欢瑶妹
拒绝ky
吃all瑶
不产忘羡温启
一旦ky我也不客气

今天码的戏,很短哦

◎羽人夜歌



            “默读灵牌上铭刻,刻下我一生蹉跎”



——回风携庭花翻落
——落入荷塘共缄默


那时便就懂了人世凄凉。人心无情。

随着母亲在那种地方,还有什么不懂?那些与母亲同样的女子拿自己取笑做料早已习以为常。母亲常与自己说无需理会这些言论,以后自个儿会高高在上,因为父亲是当家宗主。

可,自己从未见过那所谓父亲。他是何模样?

唯一予自己温暖的母亲走了,指尖摩挲那珍珠扣子。只有去寻那父亲了。母亲说过,他名金光善,是兰陵金氏的宗主。该去吗?可不去,母亲的希望便会落空。

去吧。那便去吧。

——这是谁?
——只怕又是那金光善在外边留下的种。
——啧,那这个小家伙来的真不巧。
——和我们有什么关系,看戏便是。

不巧?为何不巧?虽是迷茫却还是清楚吐字。

——我找金宗主。

那些人看着自己神色怪异。有人上前为自己指路,便就去了。

抬眸辉煌台阶,热闹至极,好生耀眼,步步上去心中却也无波澜。期待吗?没有,不过是母亲期待自己认祖归宗。

到了顶端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将那珍珠扣子拿出来看着主坐上的人。

却见他旁边的那女子脸色忽变阴沉得很。

那人起身对一下人说了些什么,还未反应过来便听。

——什么人都敢来金麟台认亲。

痛,全身都在痛…撕心裂肺,至心底。

好在,自己并未对这父亲所抱太大期望。毕竟是一个从未去看过母亲的人。只是未免太过可笑。

起身忍着疼准备离去,忽闻。

——这小家伙你看像不像那思诗轩的孟诗。

僵直身子,却不有得听了下去,直到自己有了杀了那人的想法。

——你这一说,倒还真有几分像,另外几分,可不就是那金光善吗?

——想来的确是那金光善的儿子了。

——那又如何,谁让这人不赶巧,正好碰上金子轩的生辰,那金夫人能好才怪。

——啧,想来金光善也是觉着丢人的,毕竟是娼妓之子。

……

娼妓之子?也对…只是,那又如何?

沉默着离去却是下了决定。

………

——这敛芳尊如今可是威风了

——丝毫看不出以往是个娼妓之子呢。

那又如何?思诗轩葬于火海,而这金家,如今也是自个儿的。让一切都在自个儿掌控中,着实是好。


——半身羽裳,却非云上仙客
——半世枷锁,朝与暮不曾脱

金星雪浪袍看着便是华丽至极,这原本自己也是仰望的,可如今也是属于自个儿的。

身上白底金纹的金星雪浪无一不在说,自个儿如今已是顶端的人。

是吗?有时也会如此自问。真的是吗?

虽是知晓答案,但那又如何?此时此刻,如今,我是仙门百家之首,敛芳尊。而非娼妓之子,孟瑶。

其实那高高在上,终是不属于自己。

指尖轻点嘴角,这笑啊,是面具,这一世都无法摘下的面具 。

时时刻刻,都得戴着。无妨,毕竟得到什么,都得付出代价。这代价,不亏。

【金光瑶】是地狱,还是天堂

短打的一篇戏,不发展长篇
温瑶176
宋欢挥
——是地狱,还是天堂
短打



阴森无光,看了叫人不舒服,河边血色花朵开的好生妖冶,幽魂并不少见。那就是世人口中所谓地狱。

曼珠沙华,比不上那金星雪浪。垂眸看去衣裳上洁白的牡丹花早已被血染红。

未曾来过此地,不知去往何处,跟着众鬼行去,来到忘川河畔饮孟婆汤,却是端着那碗汤默了止了动作。金光瑶,你已经连转世的资格都没有了。放下汤对那婆婆歉意一笑转身离去。

心肠歹毒,表里不一,恩将仇报,口蜜腹剑笑里藏刀,说的通通都是自己。

只是坏事做尽报应终究来了。垂怜?谁会予一恶人怜?嗤,可笑的幻想。想来自个儿当初说那番话,也终究是没认清事实。

身上的金星雪浪自己早就配不上了。忽是启唇轻哼,一曲清心音自己烂熟于心,只是也无人听此。忽是耳边闻熟音,回首见同断了一臂的人,黑衣神色如往,那般狂。

“小矮子。”

勾唇轻笑觉轻松些许。“如今在下可没法帮你收拾烂摊子,不若伴你一起闹翻这地狱吧?”

“好啊。”那人微诧异却也应了。

想来往日自个儿守规矩得很,生怕露一丝把柄再落人口舌,替他收拾烂摊子也要百般讨好,他那嚣张自个儿憧憬许久,如今好,没了约束轻松,也没了念想无需牵挂,无需胡思乱想。

“且去罢。”如今我也不管着谁,也不管着自个儿,想笑便笑,想哭便哭。何须顾及他人?

地狱,也是天堂。不得转世,我便永久混世,直到魂飞魄散。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致歉

我是来道歉的,之前信了人肉把人逼自杀的谣言,抱歉。
听信一面之词,很抱歉,因为今天逛b站才看到消息所以可能晚了点。很抱歉。

刚刚看到一个小天使关注我了…是因为我桑瑶的聊天记录,如果因为这个关注我的…差不多可以取关啦…之前宋晗(就是那个怀桑)和我打电话了和我说她已经在学校了,那个,你们,要是不嫌占位置也可以留着我…两年后宋晗才回来

个人看法/求你们理智点

不喜欢墨香铜臭,真的不喜欢,尤其是了解各种黑料后更不喜欢了…
我其实也很想骂人的…骂那些脑残粉…骂那些把人逼疯的人,给我们招黑的人
其实我很多事情都是后知后觉,江澄的事,抄袭的事,我都是过了好久才知道,我后来看见别人可是厌恶魔道天官渣反我心都是凉的
这就是那些人喜欢的墨香铜臭作出来也是那些脑残粉作出来的
喜欢魔道祖师,我不违心,我最喜欢的是瑶瑶,然后很心疼江澄和金凌,很喜欢思追小天使,我喜欢很多人物,但不是全部。
那我凭什么要去喜欢墨香铜臭?
是啊,书是她写的,但是我凭什么喜欢她呢?我喜欢魔道喜欢瑶瑶我不喜欢她
不提所有,就提她说出“让江澄下跪道歉”这种话,我就喜欢不起来。
墨香铜臭很多粉丝也是我最厌恶的,人肉把人逼疯没人反对你们的墨香铜臭,开心了?呵。
这一次要我说,能走法律我求你们走法律吧千万别客气。网络暴力真的很恐怖啊,以这次事件为警告,我求那些粉理智点吧
我还记得有一次我去玩第五人格,莫名其妙开始讨论起魔道祖师,我说你们别ky了…。然后我就被说好好笑别装道友了,有一次在别人直播间也是这样子。
我求你们理智点吧,真的,这样子对谁都没好处。

【唠嗑浅谈】关于md和mx等等

道玄可境【冷静,告诉自己你是冰块】:

以下全都是我个人的看法等等,就不打除了我个人以外的tag惹【想了想还是打了mxtx的tag】,也不是为了撕逼什么的,纯粹有感而发,如果愿意看的话,希望能看到最后。


ps:除了光母和光毛,没有说任何人。


以下是我的唠嗑,可能不是很连续,想到哪写到哪那种,有参考一些资料整理帖,因为有些事我也不是记得很清楚了↓↓↓





大家都知道我前几天回校军训了,结果一回就被塞了几个瓜,真的是满脸不知所措。



我是16年底看的魔道,进了薛圈,当时也就是个默默无闻在微博啊,lof啊等太太们更新的沙雕读者。


我一向很佛系,微博基本上算是搁浅,知道魔道也是因为那段时间在贴吧找文,镇楼图看见md的同人图,当时还在想这是什么漫画,结果没有搜到,机缘巧合之下知道这是一本原耽小说,刚好又处于文荒时期,也就看了。



其实几年前我就看过mx的zf,当时是在jj某个人的收藏看见的,那阵子也就是疯狂迷恋那种设定的文,也刚好是在文荒时期,便打开看了。



但是记得zf当时好像还没有完结,也没有重修什么的,我看到八十多章就看不下去了,因为我个人感觉文笔真的小白,当时也是一目三行匆匆看的,到现在我都没有回去看。



刚刚开始看md,很明显能看出比zf时的文笔进步了很多,薛洋这个角色也是深深把我吸引,也就义无反顾踏进了薛圈,然后就被撕逼挂人给糊了一脸。



16年的薛粉应该知道当时的腥风血雨,那是薛粉最难熬的时候,却也是粮的品质最优良的时候。



那个时候因为白衣逆【曾经是个薛粉】事件,还有很多魔道粉跑别人漫画太太底下说别人抄袭魔道设定,硬是逼的太太封笔,还有一系列的太太,大佬被逼退圈,包括当时mx的态度,都使得很多粉丝脱粉,撕逼挂人人肉真的是穷出不及。



很让人意外的是,最先脱粉的竟然是官方唯一指定cp,忘羡的粉丝。



起因就在于当时双杰党和忘羡党在评论下撕,mx不仅当作没有看见,当时还在自己的微博小号骂人。



骂谁?



双杰党和忘羡党。



骂了什么?



一堆脏话,什么去死,滚啊等等粗俗语言,就不在这里多加补充,污染眼球了。



我知道很多人听到这样可能很不能理解,就这点小事有必要脱粉吗?



但是请你们仔细想想,你全力支持这本书的作者和官方cp,还帮着怼邪教【咳咳,其实我也写邪教】,结果你护着的那个作者,竟然不仅不领情,假装没有看见,还开小号骂你多管闲事,是不是瞬间一阵委屈涌上心头?再加上原本正在撕着呢,情绪激动着,感情完全爆发,脱粉简直就是分分秒的事情啊。



不过我也不是忘羡粉。



再来提提那个时候mx的态度。



我是薛圈的,就先从mx对薛圈和薛洋这个角色本身的态度讲起吧。



mx参加过很多次访谈,其中说过会写sd番外,还对于主持人询问关于原文薛洋后来是不是后悔了什么的,回答道:



“薛洋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恶人,他不可能后悔从善的,他之所以要复活晓星尘就是为了戏弄他”



原话是不是和这个无差我就记得不是太清了,但是大抵是这个意思。



从这句话就可以看出mx对于薛洋这个角色的态度了吧?



可能有些人混过贴吧,在魔道祖师吧待过,可能知道关于薛洋的内容都要打上【警戒线】的标签,这已经是一种放在了明面上的歧视。



当时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风气,就是你黑其他角色,cp,你就是ky,但是你黑薛洋,这不是ky。



很奇怪是不是,但这就是mx当时给她的粉丝们呈现出来的一种态度。



再来说说mx的黑料吧。



其实很多人可能认为关于mx营销是从魔道开始的。其实不然,从zf就已经有了。



去知乎搜为什么那么多人黑mx,最好的答案就只有十三个字:



因为她的小说配不上火的程度



我看过的耽美小说我敢说没有千本也有百本,md还有mx其他的小说在这些之间只能算个中流,还没有真正到达火到圈外,火的沸沸扬扬的程度。



就拿jj排名来说,很多知名耽美作家,比如说p大,也就差不多两本书在前五十的样子,而mx则三本书都在前二十,其中md如果没记错的话,常居第一。



这是不科学的。



我知道看到这里,光毛又会在这里跟我说,我就是嫉妒她们家秀秀火,她们家秀秀就是这么有实力,让我闭上我的嘴。



但是你摸着你的良心告诉我,mx的文笔真的够资格排在第一,三本书都排在前二十?



算了,光毛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领大家都知道,也就不强求你们说实话了。



再来说说mx墙头草。



我前面说过,mx说过薛洋很坏,她很讨厌薛洋,还要写sd番外,对吧。



但是当薛晓火起来的那个时候,mx瞬间就改口了,说的是什么呢?



“我是洋洋亲妈粉,我站薛晓的”



那个时候很多太太都被撕过,吸mx的血什么的。但是恕我直言,如果没有这些太太,md能像今天这样火?



看清事实吧,别老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



我们再绕回我最近吃的瓜上面。



看我上一条lof,大概就是光毛粉头人肉别人,还是自己的老师,还说要qj,还说不就是人肉而已吗。



未成年人保护法就是给你们胡作非为的?



我在这个圈待了很久,人肉挂别人的事我看多了,但是这个圈人肉的起源是谁呢?



没错,还是我们的起源之母,光母。



应该没有人不知道mx人肉xzx太太的事情吧,因为这件事xzx太太还特意搬了家。



说起来我不得不佩服mx的勇气,作为一个新人,竟然公然拉踩老牌作者,其中还有我心中的白月光,mxs太太。



xzx太太被人肉挂的事情我不用多说了吧,去微博一查,就什么都知道了,建议不要看光毛洗地的那些。



说起来很让人震惊,在背后捅了xzx太太一刀的那个传说中xzx太太的亲友,原本还是我很喜欢的一个画手,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识人不清。



对不起,我看不出你的沙雕真的是抱歉。



mx的文圈和mx一样各种手段穷出不及。



什么无间道,间谍卧底,人肉,装白莲,抄袭融梗,简直就是一脉相传。



我是个新来的,我问一下现在是该走流程,还是直接鼓掌👏



可能有人又会说我,既然是黑【不要说我是黑粉,嫌弃】,写什么md文,蹭什么mx的热度,吸我们家秀秀的血,嘤嘤嘤。



嘤你大爷。



mx曾经亲口开除了有两个角色粉的md粉籍,其中一个就是薛洋,另一个我不说,应该也都知道吧。



而且除了微信体,沙雕改图,你看过我哪篇文,有除了洋洋以外的cp?都是黄金单身汉好吗。



换句话说,我写的不是md文,是薛圈文。



如果你们还不满意,我以后就不打tag惹,再不然就翻去森林冰火人(๑˙ー˙๑)



还有那些说mx没有抄袭,专门洗地的那些光毛。



看似很有道理,但是你们没发现就是一通粥乱熬吗?



还有光毛说,去看过霹雳了,根本不一样。



先不提mx到底有没有抄袭霹雳,就从她的态度来讲吧。



以前说自己是霹雳老粉,别人一说她抄袭霹雳,立马就说自己没有看过霹雳。



这个态度已经代表了一切。



再来说说mx的两位亲友,大家应该都是知道的。



一个是aki阿杰,一个是括号君。



前者大家都可能知道,时不时就把薛粉拉出来黑一圈的沙雕,是个sdf,后者大家可能只知道是同道殊途的策划,但是真的没有人发现她策划的广播剧《盲》里面剧情大调吗?



原本pv里有洋洋的图,但是画手取消了授权,因为括号君大改了剧情。



就这么讲吧,他们两个都是薛黑。



最好笑的是前者,md不给商用,还印扇子,mx还当做看不见。有好心人提醒,结果被她这样一颠倒,就变成我们薛粉搞事情。



当时真的气笑了我。



顺便一提,东风志是sd向的,别老是唱了。



想了一下,还有好多可以说的,不过太晚了,我快睡着了,明天早上起来我再补充吧,就先说到这里。



晚安。



醒了,我们继续讲



mx在今年四月发表退网宣言,还十分的煽情,让自己的粉丝不要人肉别人什么的。



结果mx还在粉丝群蹦哒的很欢快,第四本小说不也还在写吗?



重点是,八月份,jj老总直接说,作者没有退网啊。



那么为什么mx要说自己要退网呢?



因为光毛作。



有一个光毛把md出到了高三的语文试卷里去。还有一个做家教的,还让小男生看md,试图掰弯他 ,害的人家去做心理疏导。还有一个给自己八岁的妹妹看md的车。



说起这个车,我们又可以说一说了。



md番外里有一篇童车,mx也点赞过粉丝写的童车。



而童车这些是什么概念呢?



是违法的。



md粉丝很多低龄现在大概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吧,mx这样是在干什么呢?



带坏他人三观,摧残祖国的花骨朵儿。



再继续说说光毛干过的沙雕事情。



光毛曾经将md和中国四大名著并列,称这个第五大名著,并宣称红楼梦抄袭md。



我现在才知道,抄袭界又多了个新词,跨时空抄袭



这简直就和称md是原耽之光一样可笑。



光毛还说过什么呢?



霹雳是tq写的,也是抄袭的。



笑死我惹,别人霹雳是布袋戏,ok?



麻烦光毛提高一下智商,吃一下六个核桃再来跟我们讲话好吗。



还有ky。



我之所以烦了这个圈,是为什么呢?



因为我不管打开什么软件,首页一堆md。



不管什么视频,怎样都能扯到md,快看等漫画软件看漫画,往评论一翻,还是md。



甚至百度看新闻,评论都有人在那里认道友什么的。



烦不胜烦。



我甚至已经在各大软件屏蔽了关键词,和md的相关内容,只求放过我好不好。



还有当年mdf,光毛认为《浩气老祖爱上我》的作者抄袭md,天天去评论刷负分,骂人,很难听,结果jj一出来,就忽然全都不见了,只有少数理智一些的粉丝出来道歉。



这和mx也是一样。



mx黑人黑的超级开心,黑完人后就立马溜,简直脚底抹油。



但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她有钱,还有人。



我在今年看见的最搞笑的,就是光母洗地粉的洗白书,还有他们的话:



“请放心,你喜欢上的是一个清清白白的人。”



光这句话,我就能笑几年(¦3[▓▓]



光毛的自动屏蔽能力简直能和b站的关键词屏蔽有的一拼。



说起关键词,曾经光毛最疯狂的时候,就是天天在微博搜关键词,各种撕,挂,骂人,人肉,带坏了风气。



现在据说mx开新小号惹,好像又被人扒出来了,听说最近还在那里蹦哒。



我就想问一句,mx什么时候凉?



其他的我想到再继续补充。



好了,我继续补充。



首先如果你们去查,你们会发现,魔道祖师是在好像是天津什么的公司是有商标的,就是营销敲定什么的【可以这么说吧】



并且md圈流传着一句名言:



txt女孩和百度云女孩没有资格称自己为书粉。



但是看看你们mx太太,也是一个TXT女孩啊,脸疼不?



再扯一下,mx在jj的作者回复原话:



【辣鸡羊真的是流量包啊!!!积分涨的飞起!!!】


【流量宝】


【我在想我为什么会写出薛洋这种人物......】


【我写江澄就是为了让他下跪道歉!】



看看吧,这种作者真的值得你们的喜欢?



一个厌恶自己笔下的角色,甚至否定其本身的作者,真的是一个好作者吗?她真的清清白白吗?



中元节那天,光毛p遗照,谁的遗照?xzx太太和p大的。



言辞十分恶俗,和她们光母有的一拼。



而且光母的一系列骚操作也叫吾等凡人自叹不如。



大号好像很理智,就是平时挂挂些粉什么的,小号则是叠字用的贼六,放飞自我,diss拉踩的非常开心,一边当作没看见,一边在私下群里说自己处于劣势,教粉丝如何控评,堪称饭圈榜样。



以前原耽什么的人物根本不可能有全球后援会,这些基本上都是明星那些的,而夷陵老祖就有了。



什么都没说,就是随便提一下。



很多光毛说我们就是嫉妒她们家秀秀,xswl。



嫉妒mx能让我级排第一?能让我考上清华北大?都不能那我嫉妒她干什么?闲得慌?



好吧,我是挺闲的,为了这么个人写了这么多字。



其他的暂时没想到,等会再再再补充(๑˙ー˙๑)



我又回来补充惹。



还是mx和xzx太太那些事。



首先mx他们人肉xzx太太,因为xzx太太跟自己亲友语音唠嗑,就是说mx营销什么的【mxs太太也是因为前几年说营销的话题而被毛粉骂老糊逼的】,结果万万没想到,她亲友在背后捅了一刀,告诉了mx。



这是开端。



然后就是惯常的套路,人肉,私信威胁什么的。



结果xzx太太还被光毛怀疑是自导自演,装白莲花,这些沙雕言论都可以在微博搜到。



我们再来看看当时mx的言论:(资料来自微博 说给魔道祖师尬吹粉)


【造谣的有本事公开对峙,出来让我打耳光】


【全都又毒又蠢又怂(后来自称是针对霹雳粉的)】



再然后,mx就发表澄清洗白微博:(选取部分内容)


【对于人肉,我感同身受】


【营销是谣言,再说没有意义】


【“扇耳光”是针对某些碰瓷造谣的霹雳粉】



说起第三条,我们就不得不提一下前几天的md碰瓷pl的事件。(从朋友那里得知)



大概就是mdf改pl百度词条,改成像这种:


【蝴蝶君:天宫花城原型】



还有其他一些角色。



不过好在plf及时发现,匆匆忙忙地改了词条,不然又是一次腥风血雨。



这次事件可在b站找到。



等我整理会,我们待会再唠嗑一下白衣逆事件和cy【微博一个画手缩写,和西子绪事件有关】事件。



没想到就这个已经唠嗑了五六千字,我觉得我还能唠嗑到一万2333我码文怎么就没有这么有激情呢?



继续谈一下白衣逆事件。



白衣逆事件也算是md里的大事件之一,如果我没有记错,薛粉被开除粉籍也是在这个时候。(以下事件消息来源于百度贴吧 布丽的侍从骑士,并带上了我自己的理解看法和分析,这件事其实我没入圈早到这种程度,只能用看到的老粉的事实证据来说)



首先我们得先了解一下当时薛圈的状况和地位处于怎么样的一个尴尬局面。



就单单贴吧来讲吧,魔道祖师吧,很多sd同人曲没有达到点赞的标准便申精成功了,而薛洋的同人曲,哪怕符合都没有申精成功的。



当时薛洋的帖下面一片骂言,甚至大言不惭地说这是符合吧规。



那个时候有条吧规是这样的:



【为维护吧内和平,禁止讨论薛洋相关】



就从这些来看就知道薛粉当时的处境是被人排挤的,一直到现在,微博等等都还有一些睿智发言,比如说:



【首先魔道本身没毛病,作者也很好,就是一些所谓的薛洋粉一直在那闹事】



这就是传说中的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就像我头上带了个光环,这个光环的效果是全lof都是我小号,包括客服,和你聊天的都是我,你也是我小号。



是不是很可怕。



咳咳,扯远了,我们重新回到白衣逆事件上面去。



首先白衣逆是谁?她是入坑极早的的薛洋后援会主页君【2016年3月末创立】,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多个成员一起共用的微博账号,统称白衣逆。



白衣逆是很受薛粉欢迎的,当时画薛洋什么的,都要被骂个狗血喷头,后援会就像个坚实的后盾,一个家,至少在我们被人撕,被人挂,被人拿去顶锅的时候,我们还有一处容身之处。



而且白衣逆转发粮时,会先问过原主的意见,就是很亲切那种吧。



白衣逆应该不是作者粉,但也从未在微博发过diss作者什么的言论,不过当时mx发微博很勤快,白衣逆也没有转,也从未提过作者。



但就是这样的人,被人说成黑装粉,还要做长图开撕。



虽然你们可能觉得很不科学,但是当时的薛粉没有什么反应。



那个时候大概是2016年5月份,mx还没有开始花样作,大家还不知道mx是个沙雕,也不知道还有作者下场撕逼这种骚操作。



不过大家还是很团结的,有些薛粉还主动冒充白衣逆帮忙分担火力。



这里放一段布丽的侍卫长的很长的原话:


【为什么薛粉听说了,却普遍没有什么激烈反应呢?因为当时的环境和现在完全不一样,那个时候粉群不知道作者还会出来撕粉这种事情的。没哪个晋江大手这么操作的。这种粉群的事情都是粉群自己内部解决的。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粉圈风气这种玩意儿,报告组织揭发。解决问题的思维很简单:你不认同粉头的三观,那就自己另立山头另起炉灶,你也可以办主页。当时还有产粮的活跃薛粉主动冒充白衣逆的,说这样减少点麻烦。现在一听到粉群里有作者黑,就集体风声鹤唳这样的粉圈反应,都是在白衣逆事件之后才出现的。


另外一个原因,白衣逆事件以后没人敢直接说出来。那就是白衣逆表现的情绪有大众性。墨香铜臭当年的访谈薛粉听了怎么可能不心塞?我个人的想法是薛粉很多都有。第一,访谈突然说薛洋死了,而且还故意强调彻底死了绝不可能活过来。当时入坑的都是书粉,原文没有交代薛洋死了这样的情节,很多同人是基于未死设定的,角色粉立场也肯定希望他活。如果书里原文里写死的,那是自己粉的死人。可是完结后补丁补死角色(还特意往死里补不让复活),到底谁坑了谁?还反踩一脚角色粉对结局心态不够平和?第二,diss薛晓cp向。作者说:薛洋没有被感化,薛洋对晓星尘只是执念,晓星尘和阿箐更亲,晓星尘和薛洋不会在一起,作者准备写一个双道番外(尚未实施)。当时魔道同人圈的主要cp向格局也已经基本成型,掐薛晓的问题也已经起了,说这个话其实等于作者亲自在恁:你们写的薛晓cp文都是ooc。


这个访谈之后,同人写手设定薛洋活着,会被手持作者语录宝训的言必“秀秀说”党diss,被迫科普作者想法。只因为写了薛晓cp就被喷ooc的人更是多如牛毛,对家的语录就是写这个cp就是ooc,秀秀说的。白衣逆被撕大半年之后,我还能遇到对墨香铜臭访谈非常不满表示讨厌作者的圈内大写手粉丝。一直在被作者的语录宝训攻击,要说大家都对作者没有什么负面情绪,恕我直言,这不可能。只是大多数人现在不敢讲出来而已,怕被撕。


5月17日(大致)广播剧《盲》发布,我早上刷到的第一条关于这个剧的消息,其实是薛洋角色画师的。画师已经看过了广播剧,表示薛洋戏份扁平化得非常厉害,大量台词被删,只留下了平面化表现其恶人的内容。而且原书中描写篇幅最长、话语理应最多的薛洋在广播剧中末役,这与画师理解的按照原著内容走的义城剧有巨大差异,显然广播剧内容有针对角色倾向性地严重调整了人物篇幅。画师在发布者微博下要求删掉她的薛洋图,不参与这部广播剧。其后白衣逆才参与一起刷发布者的微博,表达了和画师差不多的观点,并且在薛洋后援会主页挂了这个事情,算是有煽动掐架的意思吧。后来在某位墨香粉整理的撕白衣逆的长图微博和墨香铜臭本人指控白衣逆的微博中,都说白衣逆在黑广播剧扁平化薛洋闹事,但并没有提画师,这个还真。。。这个观点其实是画师的,并不是白衣逆的。


随后墨香铜臭在微博在不到一小时的时间内出现,转发《盲》,并且手撕白衣逆黑装粉。同时很多人在评论下指路一位墨香粉整理的白衣逆在群内发言的记录长图。我记得内容大体有白衣逆在群内喊口号:不买书等等(白衣逆给出过自己的全文订阅和投雷200块钱的记录,这个应该说的是实体书),以及墨香铜臭人品不好,还有亲妈和后妈一说(这一说在微博上也曾有表露,并不限于群内)。其中说墨香铜臭人品不好,因为截图没有显示出来前因后果,所以并不清楚白衣逆是依据营销论这么说还是因为薛洋这么说。长图还有若干技术图,查了白衣逆的各个小号、ip、手机型号,证明她是作者黑本人。


墨香铜臭的这个微博截图很多人看过,她说她才是薛洋的亲妈,喜欢薛洋,并且解释了她写义城篇结尾时顶着舆论压力发了薛洋的最后一颗糖,完成角色的完整性,大骂白衣逆。白衣逆在先前几天不承认自己黑过作者,微博只说自己不是作者粉,长图出来以后,白衣逆没有发言,也没有对事情作出任何解释。薛洋后援会的其他皮下发微博提出让白衣逆离开主页号,继续保留这个平台(当时8000粉左右),但是墨香铜臭在那个微博下说不可相信他们,要求立刻注销掉微博号。当时涌入微博发言的人很多,大部分在骂白衣逆,很多人(包括我)希望白衣逆同意墨香铜臭的要求,把这个号去掉薛洋的称谓(因为微博注销其实很难),并清一下粉,不再作为公众号使用。


我当时这么说的原因,是因为墨香铜臭说了她喜欢薛洋这个角色,并且认为死对他最为合适。虽然我依然认为事后补丁这个事情不合适,但是你说你是对角色善意的,加上当时真认为作者是个新人,可能把握文章的能力不足造成只能事后补丁,所以她出面说喜欢角色的话,我愿意把她往无辜的一面去想。其次,主页君是作者黑这个事情确实不妥当。所以我希望她为前几天没有如实说话道歉,并转号。


然后薛洋后援会就没有新的回复了,没有清粉也没有转号改名,此后也没有更新微博(2016年8月诈过一次尸抽奖,这个时候是完全明黑了,并且称魔道粉为mdzs粉。)。有一批大佬在这个事件后退坑了,具体原因不明。到现在白衣逆身上还是有很多谜团的,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作品黑和作者黑的,我也不得而知。现在那里还剩了近3000粉,很多名称或者头像和魔道有点关系,这是忘记取关,喜欢它,还是监视它,也说不清楚。最近的事件这么大,她都没有再在薛洋后援会主页上出现,可能是永远消失了吧。】



很长的一段话,却也真实的过分【如果侵权的话,我会删了这段】。



这就是白衣逆事件,然后就是某缩写为cy的画手女士惹。



这件事和xzx太太事件有关系。



我先去休息一下,我们要唠嗑到万字,如何?

【瑶我/一眼万年】一.

脑洞啊脑洞

和朋友玩游戏突如其来的脑洞,我就说说,写不写…看有没有灵感。你们要动笔我给你们递。
网友关系。金光瑶x薛洋。
金光瑶和薛洋是在网上认识的,来源于王者荣耀。都觉得对方技术好,「喂喂别想歪…其实我就我自己想歪了我知道你们闭嘴」然后又发现对方也有第五人格,于是聊的更嗨了。
聊久了,两人又因为一次七夕被秀了不爽,王者荣耀绑定了情侣关系第五人格改成情侣名字。
这事儿被金光瑶对象某一次看他玩游戏发现了,他对象听他和别人连麦那个语气…于是抢手机准备搞事,金光瑶告诉她那是个男孩子,他对象脸色瞬间变了,加了薛洋然后暗里明里撮合他们,最后他们见面了,薛洋这时候也被金光瑶前对象弄得也有些喜欢金光瑶了,加上金光瑶给他下套,于是两个人…就这么在一起了。
「没事我朋友不玩lof,只是我知道他和另一个朋友也是男孩子,绑定了情侣关系,我就脑补出来了…日久生情什么的…」

【金光瑶】骄且傲,往事不过云烟


宋欢挥
——骄且傲,往事不过云烟





未再低下过这头,我该骄傲,我该高傲,我为何要卑微。

——不过是个娼妓之子。

嘴角轻勾一声轻笑,恨生出鞘却只是擦过那人臂膀,指尖琴弦缠绕。

——你可知,我这娼妓之子,如此,便可要你不得存。

快步闪身至人身后,仗着灵巧身子手指微动琴弦却是已绕上人脖颈。

——呐,如此。你且自个儿看好。

倏然冷下眸,手指向后勾勒住人脖颈,看着人苦苦挣扎无果,面上依旧笑意盈盈眸却如寒潭。秋风袅袅应当微暖,却让人无端如身处地狱边境。生杀予夺已掌控。

权利这欲望引人得很,拿了呀,就再也戒不掉了,如今若还有人要让自己被辱 那又何须客气?反正,没人找得到证据,我便就是那风光无限的敛芳尊,温润儒雅,无人知晓我真面目。

——你以为你会死?那是你的幸运。

凑人耳边语速缓慢,无非是要让他更加恐惧绝望。那副神情那求救悲哀让人心生悲悯。那又如何?何人知?何人应?

——我呀,是要把你交于客卿的,要你死后,都不得好过。

很恨我,一定很恨我,可是有能力向我复仇吗?死后化鬼成凶尸来寻我,也依旧会如活着一般斗不过我,毕竟,我可是仙督敛芳尊,我可是那金宗主啊。往事谁敢再提以来如我,这便是下场。

若要与我为敌,不若是看谁演技高一分。

且看棋局输赢。